生随死殉

藕香食肆

首页 >> 生随死殉 >>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 〖熙华〗灵契之一伴三生 基建狂潮 女配步步荣华(穿书) 小娘[穿书] 惊世毒妃:轻狂大小姐 不做贤惠女(快穿) 快穿之女主开挂中 大佬退休之后 神医废材妃
生随死殉 藕香食肆 -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- 生随死殉txt下载 -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番外 圣人岂有憾(2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时间线握在谢茂手里就是一个大BUG, 任何遗憾都可以用时间轴来补全。

谢茂有记忆以来, 感情最深的一位母亲,就是来自荡神击世界的小林氏。毕竟重生了一世又一世,相处的时间太长,又有前几世的误解与不屑, 这份内疚越发加深了母子之情。

若与小林氏相比, 他初生之母四太太,新古时代遇见的徐以方,都要往后搁一搁。

小林氏满足了他对母亲的所有想象,完美得像是一则童话。如果可以选择,谢茂宁愿生生世世都做小林氏的儿子——徐以方虽好, 他却没有太深的感情。四太太就更不必说了。

如今徐以方已经入道, 享受着无穷尽的仙福,小林氏却躺在旗山陵中, 谢茂岂能没有想法?

他当然想把小林氏接到上界, 共享天伦。

所谓一人得道, 鸡犬升天。到了他这样的地步, 当然可以将福荫分润给母亲, 各得保全。

解决了身同世界的遗患之后, 谢茂就可以出发去接小林氏了。衣飞石对小林氏感情也很深厚,主动要求随行。哪晓得谢茂竟卡了壳。衣飞石不解:“有什么为难之处吗?”

“我该接哪个时候的她?我知道最好是去二十四年,她弥留之时将她接走, 这样既不会破坏后边的时间线, 她脑子也清醒些, 说得明白前因后果。可她万一不喜欢这样呢?她年轻时喜欢孝烈皇帝,万一她不想嫁给文帝,不想进宫,想和孝烈皇帝在一起……”那就不会有谢茂出生了。

“她从前喜欢孝烈皇帝,后来又喜欢沭阳公,我要把她请回来,她是打算带上孝烈皇帝呢,还是带上沭阳公?沭阳公毕竟是伴了她那么多年,也曾替她殉死,可她万一更喜欢求之不得的孝烈皇帝呢?说不得她想把两个人都带着?那两人会不会争风吃醋天天打架?”

谢茂自从二合一之后,总是沉稳自如,那是相当把稳的大圣人风范,很少这么絮叨。

衣飞石从他的絮叨中读出了几分谢朝皇帝的味道,心知提起小林氏,终究还是给谢茂造成了一些影响,不知不觉地想起了谢朝的旧事了吧?当即柔声安慰道:“这些事咱们可以问问娘娘。她一辈子佝偻深宫之中不得自主,既然有重新选择的机会,咱们可以让她自己拿主意。”

“这且不是难事。”谢茂稍微稳定心神,又忍不住冲衣飞石抱怨,“她若是见了徐妈妈……”

这世上哪个妈妈不爱吃醋?许多贵妇看见儿子跟奶妈亲近些都要吃醋发脾气,找茬把乳母打发了。这要让小林氏得知了徐以方的存在,还知道徐以方也是谢茂的亲妈……

当初在谢朝时,正是害怕惹小林氏不痛快,谢茂和衣飞石在小林氏跟前都不怎么亲热,真有事谢茂还故意当面欺负衣飞石,倒要小林氏帮衣飞石出头。可见在谢茂看来,小林氏这方面确实不大度,而据衣飞石所知,通常谢茂的判断都不会出太大的偏差……

衣飞石也沉默了。这个事吧,是真的不好处置。

不是衣飞石看不起徐以方。就太后娘娘那份城府心胸,她要真和徐以方掐起来,徐以方和宿贞绑一块都不够她打。好端端地想要接太后来共享天伦,反倒闹出不愉快的事了,这又何必呢?

“说起来,娘娘与徐妈妈生长的环境也不同。”衣飞石还记得自己初到新古时代的格格不入。

他为了谢茂自然可以努力去适应天翻地覆的新古时代,太后呢?她生在封建时代,好不容易刷级刷到母仪天下的地位,皇帝见了她都要下跪,突然让她去和徐以方等人共处,对着奴婢客客气气叫阿姨,她能受得了吗?

谢茂听出衣飞石话中隐含的意思,侧头看了他一眼。

衣飞石就给出了解决方案:“我的意思是,倒也不必非要将娘娘接到如今的小世界里。虽说大多数世界都被魔气污染,一时半会儿腾不出来,新古时代那么大的世界,宜居星球数不胜数,咱们挑一个距离目前人类修□□力不能及的星球改造出来,单独安置娘娘……”

“单独安置她?”谢茂越发觉得衣飞石心思不浅。

衣飞石不讳言地承认:“臣亦有憾。”所以,他也有很多想要挽救的人。

往日谢茂要去谢朝接人,衣飞石还说不必,根本不承认自己对谢朝的想念,如今对谢茂自抛心胸说了真话,谢茂只剩下心软,安慰道:“既然有憾,今日一一补齐了。那地方是你与我定情结亲之处,举朝飞升有何不可?”

如果衣飞石想要安置许多人,那么,他的计划就很有必要了。

真实世界里谢神府的一帮子天尊神君都在魔气沾染的世界里生存,那部分不能入魔的谢神府旧部也都独居别处,不曾与来自新古时代的古神与修士们相处,原因也很简单,彼此层次不同,所有的生活习惯、风俗礼仪也不同,相处起来麻烦非常多。

谢茂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,能让他挂在心上的人非常少,他去谢朝只想带走太后和琉璃。

小林氏是他自己舍不得,想要带走。在他想来,顶多是把孝烈皇帝或者张姿一起带回来。至于衣琉璃,他只记得衣飞石舍不得这个妹妹。事实上衣飞石在谢朝的牵挂并不少,如衣尚予、衣飞金周氏一家、衣长宁与衣明聪,包括他早年死在战场上的近卫卫烈等等……

这么拉拉杂杂一大批人,又塞进已经情况很复杂的小世界里,见面只怕叙礼都困难。

这会儿宿贞是在下界修行没跟上小世界,他日她看见衣飞石给衣尚予见礼,只怕前世的爹和后世的妈,当场就要打一架!

哪怕身为大圣人,想起这场景也不得不惊心动魄!

谢茂认为衣飞石计划很好,是得分开安置,住得近了容易生事。真是甜蜜的负担。

二人拿定了主意,也没交代出关,直接就去了新古时代的大世界,寻找星际边缘的宜居星球。

找到一颗与地球十分类似的宜居星球之后,谢茂负责调理星辰运转,衣飞石则负责星球上的水土,不过短短二十年时间,就将这颗星球打理完毕。

衣飞石问如何命名,谢茂想了想,说:“就叫天任星吧。”

在已经消失的荡神击世界里,承继了谢朝时间线的星球就叫天任星。

调理风水比较花费时间,搞基建就容易多了。谢茂先照着谢神府的规模筑造了宫城,将小林氏闺中故居和未央宫都折叠在匣子里,说道:“若她喜欢,就拆开来住。”

那装着故居和未央宫的匣子看上去就像是小姑娘的玩具。至于为什么这么安排,未央宫毕竟是束缚了小林氏半生的地方,谢茂是害怕太后不喜欢,想要换个环境,才塞进匣子里任凭太后处置。

这样小心翼翼又仔细的准备,可见谢茂确实很在乎小林氏的到来。

谢茂又看着已经仿照谢神府筑好的宫城,拿不定主意:“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。”

“不喜欢再改就是了。娘娘只要能见到您,就比什么都欢喜。”见这话不能开解谢茂,衣飞石又换了个方式安慰,“娘娘有箭术九说玄功打底,到了天衡未倒、灵气充沛的世界里,很快就能入道。到时候她喜欢什么样的宫室满可以自己安排。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谢茂才安心了,临走之时,把宫城外的土地平整了一遍,随手撒下琼花玉树。

准备好这个暂无主人的星球之后,谢茂拨动了时间轴,与衣飞石一起到了谢朝的太平二十四年。

他二人皆不能直接进入那段时间,只恐将谢朝的谢茂与衣飞石替换重叠,因此就蹲在时间乱局之中,掐准了小林氏咽气的前一秒,谢茂将她从时间线里抓了出来。

太后被抓出时间线之后,身处时间乱局之中,时间停止,身体也停止了恶化衰败。

这么浅浅地一口气,养住了,就不曾死去。

她已经弥留多日,自知时日将近,死前是有感觉的,哪晓得突然换了个地方,身上的不适与痛苦都似乎消失了,面前的皇帝和襄国公也很奇怪……这穿的是什么?飞石脸上蓄的须呢?

“我这是……”太后站立不稳,身下瞬间就多了一张沙发。

沙发她是见过的。茂儿年轻时在潜邸里胡闹,叫匠人打了许多奇形怪状的摆设,她的宫室里也有一套,坐着倒也舒适。不过怕惹人注目,这套沙发被她收在了库房里。等到不怕惹人注目的时候,她也忘了拿出来用了。

谢茂与衣飞石都顺势跪在她身边,谢茂握住她的手,说:“阿娘,你要死了。”

太后:“????”

衣飞石:“……”

“我和小衣都已成圣,现在是来带你回天界享福的。您马上也要死了,就跟我们去吧?”谢茂讲述前事也算简单粗暴,“您若是觉得现在不好,也可以告诉我,您想什么时候走……再往前二十年三十年,您还年轻未嫁的时候也可以。”

这劈头盖脸一顿玄学疯狂输出,把太后震了个目瞪口呆。

她是马上就要断气的人,生理机能弱到了极处,根本经不起这顿毁三观的玄学轰炸。

经过衣飞石提醒,谢茂注意到太后精神不好,连忙化了一颗保元丹为她服下,又说:“这药只能暂时让你恢复健康,您是衰老到了极处,等到了大世界里,再用天地灵脉延寿……”

哪晓得太后用保元丹暂时恢复健康之后,脑子也恢复了清醒,摇头说:“我听说人死之后,将有轮回。我这一生什么都见过了,什么都得到了,还有你这样的好儿子,并没有什么遗憾……”

“娘娘,您所在的世界,是没有轮回的。”衣飞石不得不提醒她。

荡神击的世界,哪有什么轮回?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虚假的,一旦衣飞石进入终局就会彻底消失。

“没有轮回吗……”太后眼露怅然之色。

“您想轮回也并非不行。小衣是轮回大帝,执掌鬼府,这事能办妥的。”衣飞石不敢说能送她轮回之事,就是怕谢茂共享天伦的念头落空,谢茂却不忍见太后如此失望,又忍不住问道,“阿娘为何想要轮回不与儿子团聚?儿子不孝,阿娘不要我了么?”

这话把太后问得一个磕巴,半晌才说:“你说你和飞石都已成圣,能够接阿娘去天界享福,你们俩从凡人到圣人都能彼此扶持,可见前程无忧,阿娘也没有那么多能力继续看顾你们……”

听起来也不是非要轮回的理由啊?谢茂问道:“阿娘与人有约?”

太后脸颊竟有些红:“约了来世。”

“那是孝烈皇帝,还是沭阳公?”谢茂又问。

太后被问得有些羞恼,嗔了他一眼,道:“与你什么相干?下辈子的事也归你管?!”说得好像她很花心似的,前面一个,后面一个。哼!

“那恐怕是与我有关。”谢茂含笑道,“您说了是谁,我才好去把人带来。”

太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:“你还能再带一个人?!”

“您喜欢什么人,都能给您带来。阿娘,您要去轮回,喝了孟婆汤,什么也不记得了,那还有什么趣味?就和您现在一样,弥留之时,我去将人带来,治病延寿恢复青春,记忆感情也都还在,不必重新认识一回,相爱一回,与我一起去天界享福,这样不好?”谢茂对太后十分耐心。

见太后满脸欢喜,谢茂还要促狭一句:“您要是想带两个,三个……也不费力。”

“那也不必。”太后依旧有些羞赧地红着脸,却没有丝毫回避之处,“劳烦我儿将张姿带来。他身体强健,又那么年轻,只怕还有几十年好活……我便在此等着他么?”

说着,太后开始打量空无一物的时间乱局,“这地方也太素净了些。”

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在这里住上几十年,等着张姿寿终正寝了,来与她相见。

谢茂有些好笑,又忍不住问:“您也知道他年轻。若这几十年里又娶妻生子……”

太后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,被问得一愣,转头就看见衣飞石微微摇头,她便知道谢茂是在胡说八道。不过,她仍旧好好思索了这个问题,说:“他若是娶妻生子,那我就问问他,是跟我一起,还是跟他妻室一起去轮回吧?”

“我前半辈子只心爱一人,求不得白首鸳盟,也想过来世再见。后来与他在一起,他毕竟比我小些,我总要比他死得早些,也不能相伴白头。你看我也说不好这辈子归宿在何处,我既然死了,他见到能陪他下半辈子的人,临了改了主意,我也能体谅。”太后说。

她握住谢茂的手,又拉住衣飞石的手,将二人交叠一处,说:“茂儿,飞石,你们相识于少年,一辈子君臣相得,如今看来也是善始善终,当了神仙也仍在一处。我不知道你们在一起做神仙多少年,就是在谢朝这段时光也是不容易的。我读史也读人,似你们这等交好心爱,前所未见,又何等艰难?便珍惜吧,也不必拿你们的例子去丈量他人。”

谢茂与衣飞石都颇觉唏嘘。

若说太后付出的感情不真挚么?她为了替孝烈皇帝复仇,孤身深宫用尽了城府心血。及至后来与张姿相恋,也算是情真意切。可是,再真挚的感情,也得天意成全。

正如太后所说,似他们这样相识相伴相恋,怎么也拆不散的感情,何其艰难?

“儿子明白。”谢茂握住衣飞石的手,“以后都不会放开他。”

衣飞石觉得被谢茂握住的指根处,两枚婚戒微微有点硌。

“我去给您把沭阳公带来。”谢茂将手一挥,全方位投影再次开启。

镜头直接对准了沭阳公张姿。太后毫无心理准备,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傀儡在长信宫咽气,看着张姿神色冷静地报丧、守丧,谢茂和衣飞石都悲痛都比张姿真实许多。然而,她也只是静静看着。

张姿是个非常古板的性格,平时没什么消遣,太后死了,皇帝准许他十二个时辰待在奉安宫,他就一直在奉安宫陪着,什么也不做,甚至都不会哀哭。

直到谢范闯进来,质问张姿为什么还没有死,和张姿打了一架,太后眼中才有了一丝动容。

太后是不许殉葬的。在她执掌的后宫中,已经有三十年未闻殉死之事,这是她的德政。

谢范问张姿为何没死时,张姿给出的冷淡反应,就让太后知道不好了。她了解这个比她年轻许多的小朋友,如果他不打算殉死,他会和谢范解释原因,为什么不殉死。可是,他没有解释。

果然,谢茂下旨将她安厝旗山陵之前,张姿就禁绝了饮食,准备殉死了。

“你要……”太后看着张姿不饮不食,不自觉地抓紧谢茂的袖子,“看好了时机。他若要震断心脉,一瞬间就够了,外人看不出来……”

“我和小衣都知道他在什么时候自尽。”谢茂安抚道。

太后眼角有泪水滑落:“我不许他殉的。”

衣飞石告诉她:“想来在公爷心中,若没有了娘娘,他活着也只是一具行尸。”

太后才擦去一滴泪水,突然听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,愕然回头看着谢茂,又再看衣飞石:“你……”也替皇帝殉了?!

衣飞石轻声道:“娘娘与公爷的这段感情也极珍贵,娘娘值得,公爷也值得。”

太后捧住他的脸,哭道:“傻孩子。”

她哭的哪里是衣飞石,分明是准备好了即将为她殉死的张姿。

衣飞石殉死本就是谢茂绝不能碰触的痛处,被太后哭了一声,谢茂就显出了几分不耐,你要哭抱着你小情人哭去,拉扯小衣做什么?也懒得慢慢给太后看转播,时间轴一拖,把即将自尽的张姿抓了出来,照例塞了个傀儡搪塞过去。

张姿刚被抓出来,人还是懵逼的,就看见太后捧着衣飞石的脸哭……

“娘娘?!”张姿很麻利地把衣飞石从太后手里“解救”出来,将太后上下打量许久,“臣这是在做梦么?臣……已经死了么?”

那边太后跟张姿解释情况,谢茂把衣飞石拖了过来,擦去他脸上的湿润:“都哭你脸上了。”

衣飞石哭笑不得:“娘娘有些激动。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“那你等着,我先去给你把琉璃带来……”谢茂回拨时间轴,时间倏地回到衣琉璃死亡之前。

衣飞石轻轻拦住他欲抓的手:“若将她从前带走,会影响后边的时间线么?”

“没有衣琉璃,也有张琉璃,李琉璃。”谢茂指尖轻旋,时间又往前拨了两年,“我将她未嫁之前带来。”

“请等一等。”衣飞石改了主意,“她一生皆听父兄安排,从未能自主。我希望有一个未嫁入裴家、未受辱被杀的妹妹,她就要被带出来充作安慰我的工具,她曾经真实遭受过的一切又算什么呢?先生,还请您将即将死去的她带出来,问问她的意见。”

若是刚到新古时代的衣飞石,绝对说不出来这一番话。

封建大家长总希望女眷纯真无知,一辈子宛如温室花朵,出嫁之前由父兄保护,出嫁之后则由丈夫儿子保护,纯洁无辜。可衣琉璃是将门虎女啊!她承受了痛苦,就该得到应有的坚强和力量。

时间轴轻轻一拨,确实安慰了胡乱指婚的谢茂和轻易许婚的衣飞石,那个挣扎着死在裴家的衣琉璃呢?谁还记得她曾经承受过的一切?谁来给她那段经历的补偿?

谢茂又将时间轴往后拨了两年,到了衣琉璃死前的一刻。

因顾忌着当时的情景可能使衣飞石心疼,谢茂并未搞什么转播,直接把心口中刀的衣琉璃抓了出来。衣琉璃的状态和太后一样,时间停止暂缓了身体的衰败,一口气养着绝不会死。

她双目圆睁看着谢茂,和谢茂见得虽少,到底还是认识的,又看衣飞石:“二哥?!”

皇帝和二哥怎么会在一起?我怎么突然见到他们了?我这是死了吗?

“你快要死了。”衣飞石说。

谢茂在一边嘿了一声。叫你嘲笑我,你开场第一句话不也和我一样?

衣飞石几乎复制黏贴了谢茂对太后的说辞,太后没有选择更年轻的自己,很可能是不愿失去与儿子、与小情人张姿之间的记忆,衣琉璃会如何选择呢?她这一段经历毫无留恋之处,藏污纳垢的婆家,人面兽心的丈夫,假惺惺的表姐……她完全可以选择更年轻体面的自己。

衣琉璃问道:“我还能救得活吧?”她指了指自己心口插着的短兵。

衣飞石眼底带了一丝冷光,微微点头:“不会让你死。”

衣琉璃又问:“孩子能流了么?”

这要求让衣飞石和谢茂都挺意外,衣飞石仍旧点头:“能。不让你伤身。”

衣琉璃便道: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衣飞石迟疑道:“真的不需要回去两年前么?”

“辛辛苦苦吃了两年教训,就这么平白无故没有了,还得丢了两年记性,怎么想都不划算。若是伤得太重不好治,这孩子也不好流,倒是可以考虑往回两年,现在为何要回去两年?”衣琉璃反问道。

衣飞石便知道自己的顾虑是对的。他希望有一个纯洁无辜的妹妹,就可以假装一切都没发生,可这个已经承受过不幸的妹妹并不那么想。谁喜欢丢失几年记忆,变成曾经的傻白甜?

“好。”衣飞石答应下来,回头求助谢茂,“还请先生给琉璃做个傀儡。”

……

除却衣琉璃,衣飞石最想接到上界供养的人,是在谢茂看来和慈父不沾边的衣尚予。

在谢茂的计划里,接马氏都行,接衣尚予不行。毕竟马氏接上去了也翻不起浪,衣飞石也不可能再对马氏任打任骂,他甚至还想过,这要是把马氏往宿贞跟前一扔……什么仇都报了!

衣尚予对衣飞石有着极深的影响力,谢茂隐隐约约地排斥他,这是“爸爸之争”。

衣尚予确实曾经教养衣飞石,教导衣飞石成材,可他当初也是一口饭一件衣,手把手将衣飞石养大,他和衣飞石在诸天诸世界流浪那么多年,衣飞石刚开窍时蠢萌蠢萌的,什么都不懂,不都是他一点点讲述一点点教么?

他教养衣飞石的时间比衣尚予长久,用心也远比衣尚予精细,他都没有动辄捶衣飞石,衣尚予凭什么动不动就军法处置?——这仇记了这么多年,谢茂依然忘不掉。

见谢茂坐在沙发上不吭气,衣飞石也能感觉到他这点怒气。君上连爱子成狂的宿贞都不给好脸色,何况是封建大家长衣尚予?这会儿没有马上翻脸,只怕是属于先生的那一部分在起作用。

衣飞石也是犹豫再三才向谢茂请求。他知道谢茂可能容不下衣尚予,可他很少请求什么事,本以为谢茂会愿意退让一步,给自己一些情面……哪晓得谢茂坐着不接茬,衣飞石就有些尴尬。

时间乱局中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,太后和张姿已经沟通完了,见谢茂和衣飞石谈话,便在一边坐着说些小话,衣琉璃才拔了心口的短匕,正在饮茶休息。这场合实在不私密,何况,在这几人面前,谢茂和衣飞石还有君臣之分,越发显得局面紧张。

“他老人家寿长命久,不着急吧?”谢茂挥挥手,“还有什么人?”

那自然是衣飞金和周氏。但是,有了衣尚予前车之鉴,衣飞石也不知道谢茂是不是讨厌大哥大嫂,只好暂时往后放一放,点了几个侄儿侄孙。

“你要养着长宁我是能理解的。”毕竟娃心不坏,长得还跟刘奕、刘叙恩一模一样,虽说很可能是刘叙恩寻找谢茂的坐标,可谢茂看着衣长宁长大,真不讨厌这孩子,“你连衣明聪也要带着,就不怕他问你,他亲娘是怎么殁的?”

衣飞石想的却是,若大哥大嫂回来,见到长宁不见长安,会如何责问长宁?

他对衣长安没有一丝好感,若非衣家门楣不容玷污,若非顾念兄嫂情面,在谢朝时他就想杀了衣长安,将衣长安出族。他可以不理会兄嫂怪罪,长宁受得住么?所以他要把衣明聪带来。就算兄嫂不讲道理,聪明也能宽慰长宁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衣飞石觉得衣明聪是个修行的好种子,丢在注定崩毁的谢朝太可惜。

说话间,谢茂已经把衣长宁抓了出来。

衣长宁死在宫变之中,被抓出来之后也没能安稳,见了衣飞石满脸羞愧之色,不住磕头:“二叔,长宁该死,没能守好太后,长宁对不住您的遗命嘱托……”

衣琉璃看着他满脸惊讶,这么大个侄子了呀!

太后和张姿更是困惑,太后?难道皇帝立后了?不是要立嗣女么?

衣飞石并不知道身后之事,谢茂给了个转播信号,衣飞石方才知道因保保之事,衣家分裂,衣长宁带兵护驾,死于宫乱,衣长宁也才知道他死前杀死一子一侄平息了事态,并没有辜负衣飞石的嘱托,太后、张姿与谢茂则看了一场母子相残的人伦惨剧。

“倒也没有看错她。”太后只说了这一句话。

谢茂想扶立谢团儿,终究还得看谢团儿自己能否立得住,看来是立住了。

衣长宁跪在衣飞石跟前,大气都不敢出。就算他守住了宫禁,杀子杀侄护住了谢团儿,可他并未守住衣家,眼睁睁地看着衣家分裂,闹出宫乱这么大的祸事。若非谢团儿顾念旧情,孔家一旦崛起,衣家必然面临灭顶之灾。

“我也不曾看错你。”衣飞石说。

衣长宁紧紧咬住下唇,哽咽道:“长宁……有负所托。”

“许多事只能尽人事。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。”衣飞石拍拍他的脑袋,“起来吧。”

衣长宁固执地跪着不肯起身。衣飞石脾气早不如谢朝时那么冷硬,又拍了他脑袋一下,说:“以后你还是跟在我身边。我再教你。”

衣长宁还没答话,谢茂眼神就扫了过来。什么叫以后跟着你?

没多久,衣明聪也被谢茂捞了出来。父子相见,又是一番唏嘘。

谢茂这边给衣飞石杂七杂八地捞人,连早年战死沙场的卫烈都给捞了出来,谢茂没好气地问:“要不要把徐独眼也给你捞来?”

衣飞石惊喜地说:“多谢先生!”

谢茂:“……”我就是随便说说,你还真的想捞他?

眼见谢茂捞的人越来越杂鱼,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,太后也动了心思。她眼波流转,衣飞石就注意到她有话说,连忙上前询问:“娘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我有个大宫女……”

“是。”这个不必多说,秀品姑姑,大家都熟。

“我还有两个小宫女……”

“您详细说一说。”小宫女就不大知道了。

“还有个宫内服侍的内侍……”

……

衣飞石这边问,谢茂就在另一边捞,差点没把整个长信宫捞空。

“时候也不早了。要不咱们先安置,整理一下,隔日再来?”衣飞石连忙说。

时间乱局中挤满了人,大体分为两拨势力,一边是长信宫伺候太后的宫人内侍,一边是衣飞石沾亲带故的旧友亲朋。新人捞出来了,旧人负责解释情况,见了故主长辈就去见礼问候,说起来这么多流程撑着却也不显得混乱——谢朝的人都懂上下规矩,皇帝太后都在,谁敢闲聊闲逛?

回到天任星之后,死里逃生的众人看着仙气飘渺的宫城,全都升起了一丝隐约的敬畏。

谢神府本就是君上与家臣共居之地,天任星的宫城仿照谢神府筑成,太后自然搬入了上府居住。衣飞石则安排衣家后人与部卒住进了群星别墅。衣长宁期期艾艾地问父母与小女儿,衣琉璃也问衣尚予和马氏——马氏对衣飞石不好,对衣琉璃却不差。

谢茂和衣飞石都有志一同地逃了上府和下院的家宴,两人逃回小世界,都有两分狼狈。

“我今日瞧着张姿也想捞人。”谢茂说。

二人吃饱喝足躺在床上,两位大圣人跟普通夫妻一样聊小话。

衣飞石皱眉道:“娘娘要捞人伺候自然不能拒绝。旁人想要肆意差遣先生却太放肆了。”

谢茂翻身捏住他的鼻子,嘲笑道:“我就不信,你的侄儿侄孙好妹子,没有央你捞人?人皆有一死,若能死里逃生,这份好处岂能不想着挚爱亲朋?上界享福呢,多好的机会。”

“他们若聪明就不该要求太多。”衣飞石并不高兴。时间轴掌握在谢茂手里,捞人只有谢茂才能做得到,哪怕是他的亲友想要提条件,他也是不高兴的。你们凭什么辛苦劳累先生?

想到这里,衣飞石背后起了一丝白毛汗。

他突然发现,他不许旁人对谢茂提要求,自己却央求谢茂捞了那么多人?!

“人性如此。你就喜欢与人性作对。”谢茂捏着人家鼻子的手开始不老实,“捞人也不是多大的时,咱们在新世界一口气捞了那么多人,不也好端端地捞出来了?这回就是得麻烦点放个傀儡。”

虽说要放傀儡,可谢茂目前晋位大圣人,修为也是今非昔比,放个傀儡算什么事儿?

“其实咱们也得考虑天任星的社会生态。就说太后身边那群宫人奴婢,在谢朝时是出生压着,一辈子就伺候人了,临死了又被抓出来,到‘上界’继续当奴婢?还得当个天荒地老?没得这么欺负人的。”谢茂没有明说,但被衣飞石拎上来的徐独眼、卫烈等人,也是同样道理。

“我想着就不如立个规矩,他们若是想捞人呢,就得拿贡献点来换。”

“贡献点先从你和我手里往下放。我直接放太后身边,你那儿看看怎么给。也不是所有人都给捞,拿着贡献点递交申请,你再审核一遍。”比如衣尚予马氏这两个祸害,就不给批准!

谢茂说了自己的想法,很快就靠着衣飞石睡着。

衣飞石则负责把他的想法完善,作成报告,次日交给他审阅批准。

捞人草案确定之后,谢茂带去太后处,衣飞石则对群星别墅的亲朋故交宣读。

张姿那边还好,原本也不敢仗着太后的情面,轻易对谢茂提要求。

衣家这边就不一样了,衣琉璃想要的是亲爹亲妈,也是衣飞石的亲爹亲妈,她问起来理直气壮。衣长宁想要的爹妈也是衣飞石的兄嫂,连带着他的女儿也是衣飞石的侄孙女,沾亲带故的,央求一句并不过分。

现在被谢茂颁行的捞人规则堵住了嘴,衣琉璃与衣长宁都不是胡搅蛮缠之人,得了这暂行规定反而更加高兴。衣琉璃问道:“央求陛下开恩救人,自然应该有些代价。不知道这‘贡献点’要怎么挣取?”

谢茂放给太后的贡献点是特别针对宫人奴婢的,按月给太后的服侍发“月钱”。衣飞石这边总不好给家里人给部卒也发月钱吧?他想了想,说:“好好修行。进阶就有贡献点拿。”

……

衣飞石这安排把所有人都刺激大发了,不止衣琉璃和衣长宁,所有人都开始拼命修行。

正如谢茂所说,人皆难逃一死。有了死里逃生的福利,谁不想留给自己的挚爱亲朋?时间轴的存在使得申请捞人成为一件填补遗憾的大杀器。

天任星上的所有人都想要尽快赚够贡献点,将自己想要拯救的人捞出来。

——虽说申请可能不会被批准,可总得试一试,不是吗?

最先攒够贡献点的是张姿。

很意外的是,攒够贡献点许久,也没见到张姿递交任何申请。

谢茂很明显地感觉到他是有捞人想法的,为什么不交申请呢?不敢来问?

这是给太后殉死的人,谢茂对他耐心颇多,专程去上府陪太后吃饭时问了一遍,太后瞥了张姿一眼,说:“不必问他。”没等张姿说话,就被太后喝令退下,“快些滚出去!”

张姿不生气也不慌张,施礼后默然退出。看得谢茂莫名其妙:“他得罪阿娘了?”

“他要把谢芳捞给我。”太后放了个炸雷。

谢茂也只能评价一句:“那可真是……贤惠大度。”

太后却又不许他嘲讽张姿,眼神变得温柔:“你若喜欢一个人,自然希望她得到一切心爱想要的,没有任何遗憾。他只是不知道……”我如今心爱想要的,只有他一个。

想到这里,太后忍不住微笑,说:“他如今知道了。”

谢茂吃了一嘴狗粮差点被噎死,便叫衣飞石来上府吃饭,决心也给太后和张姿塞一嘴狗粮。

哪晓得衣飞石在太后面前不怎么搭理他,就看见张姿身前身后殷勤无比地服侍太后,这狗粮……啧,真香。

临走时,太后单独留了衣飞石说话,谢茂更不满了。

张姿便请谢茂别室饮茶,谢茂竖起耳朵,光明正大地偷听。

“这是张姿的申请书。”太后将贡献点的核销单和申请书一起交给衣飞石,“是这样么?”

衣飞石客气地接过来,心里挺纳闷,这东西怎么还要太后转交?难道张姿要捞的人很麻烦,怕先生不给批准么?低头一看,他就明白了。这根本不是张姿的想法,而是太后的想法。

张姿出了贡献点,想捞的人却是衣尚予。

——当初谢茂拒绝衣飞石的请求,太后和张姿都听见了。

“琉璃这些日子修行很刻苦。不过,你想来也看出来了,她不是这块料。勤能补拙虽是良训,笨鸟先飞也飞不过勤恳的猛禽。若是长宁先一步攒够了贡献点,有琉璃这么心心念念要捞衣大将军,他也不敢另有想法,只能先接祖父归来。”太后没有说的很直白。

衣琉璃不是修行的材料,进展很慢。衣长宁想捞父母,想捞女儿,可一个人修行进阶的次数是有限的,他想要捞三个人已经很困难了,还得靠着衣明聪的帮忙。偏偏姑姑拼命要捞祖父母,他做孙子的敢把父母女儿放在祖父母的前头么?

如果衣长宁帮着捞了祖父母,他的父母女儿必然有人捞不出来,日积月累,必然生怨。

这就是乱家之始。

“你父亲是个明白人。先把他捞出来,放在家里镇宅,你和茂儿都能省心。”太后说。

太后的做法当然有道理。

至于她为什么单独留下衣飞石说话,原因也很简单。

太后已经嗅出了此谢茂非彼谢茂,这一个茂儿比从前当皇帝的茂儿更加不容忤逆,她有什么想法绝不会当面去逼谢茂接受,拐弯抹角“劝谏”,是因为她知道谢茂在旁边偷听。

如果谢茂愿意纳谏,这件事就这么成了。如果谢茂还是不肯捞衣尚予,装着没听见就行了。

她是不肯和谢茂撕破脸皮的,她甚至不会给谢茂反驳她的机会。

谢茂心情有些复杂。

但,不得不承认,他就喜欢太后这样的分寸感。

“茶挺好。”谢茂终于开口和张姿说话。

张姿只默默替他斟茶,赔笑:“衣圣人所赐。”

“有阿娘镇宅,我也放心。”谢茂说。

张姿微微一笑。

前有衣飞石,后有太后,谢茂再是不乐意,也得给“张姿”的捞人申请批准通过。

想起明日就能见到衣尚予,衣飞石还有些小激动,谢茂就不一样了,他四仰八叉地倒在衣飞石身上,叹气道:“我现在只担心一件事……”

“您是担心,臣父又和您顶嘴么?”衣飞石觉得,衣尚予不是那么不识时务的人。

“张姿修为又涨了。阿娘进展也不慢。可见在谢朝出类拔萃之人,都有几分慧根。”谢茂想起衣尚予那个奇葩,“要说‘慧根’,往前五百年,往后五百年,除了你,谢朝哪有人能与衣尚予相比?陈朝的武安王都得退一射之地。”

衣飞石不太明白他在担心什么:“他纵然再是出类拔萃,毕竟才入道。”总不会是担心衣尚予短时间内就能和圣人平起平坐吧?封圣何其艰难?没有大机缘大功德,根本不可能封圣。

再者说了,普通圣人见了先生也得跪啊。到底担心什么呢?

“宿贞入道也没几年。”谢茂说。

衣飞石霍地坐了起来,身上还四仰八叉的躺着谢茂,竟把谢茂一起支起。

谢茂完全能理解他的惊悚:“咱们不该在天任星里安置他们。”

天任星位于新古时代世界的宇宙边缘,看上去是很宏大无边,普通人穷极一生、子子孙孙只怕都摸不到宇宙边缘。可是,新古时代的地球已经踏入了修真时代,多则万年,少则千百年,很可能就会踏上星际旅程,开始四处拓土开疆,寻找各种天材地宝,寻找新的宜居星球……

偏偏天任星这边也为了捞人赚贡献点在疯狂修炼,若是把衣尚予捞了过来,他再开始修行……

有朝一日,衣尚予与宿贞相遇……

衣飞石连忙问:“咱们能不能把天任星挪到小世界去?”

“小世界有徐妈妈……”谢茂看着他。

你怕亲爹跟亲妈掐架,就不管徐妈妈的死活了?太后能把徐妈妈卖了,还让全世界都帮她数钱。

两人目光一碰。

——那,就只有被魔气沾染的诸世界了。

“我明天先去捞你爹,下午就回去种地!”谢茂说。

净化魔气世界,迫在眉睫!

衣飞石讪讪地看着他:“您辛苦了。”

谢茂仰面躺下,叹了一口气。

圣人岂有憾?

圣人只有无穷无尽地麻烦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刘叙恩:师父你知道修道之人为何要斩尽凡尘吗?

刘奕:这个问题我知道。比如我一直解决我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家的破事情,根本没空修炼。

衣飞石:闭嘴。

衣长宁:你们怎么和我长得这么像?是我爸的私生子还是我二叔的私生子?

衣飞石:你也闭嘴!

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[火箭炮]的小天使:shwyjane 3个;波底蝶、养女鹅中、文戈 1个;

感谢投出[手榴弹]的小天使:红墙 1个;

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水至琪 5个;幻影千月、路人乙、夜诀、要好好学习的梨子、谁自云中景舒来、花栖、Nuala、白菜帮子、DEE 1个;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养女鹅中 77瓶;红墙 60瓶;猫蛋蛋 33瓶;弱水无鱼 20瓶;Nuala、哆啦a梦、xqx、明天、治愈系、刑道主是我男神、kanggl_520、宅安 10瓶;文戈 9瓶;水易如金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《生随死殉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龙若中文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龙若中文!

喜欢生随死殉请大家收藏:(m.longruozw.com)生随死殉龙若中文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神龙快婿 炉石之末日降临 国王世界 魔禁之万物冻结 恋与制作人 男监 玄幻之无敌至尊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修仙大佬求你翻牌吧 杀手房东俏房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洪荒:开局被女娲退婚 何处暖阳不倾城 斗罗之破星神剑 软音 最强医圣 我有群未来玩家 快穿:男神又苏又撩 从亮剑开始打卡 龙将战神
经典收藏 纤纤华年 凰权至上:凤栖吾 (穿书)女配小姐沉迷打铁 鸿蒙仙缘[穿书] 快穿之大佬攻略手册 一念终成海 异能小娘子 暖阳 不如修仙 契约魂灵 南国有妖 超时空誓言 猎户娘子好甜 前仙界大佬互撩实录 重生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心机美人 穿成替嫁小炮灰 老婆的量词是一只 预言咒语之安先生,命中有你
最近更新 美人与权臣 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 余晚仙记 红楼之逆贼薛蟠 和暴戾太子长得一样 后宫之路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[穿书] 我在魔界搞基建 神医狂妃 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 藤仙记 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 娇宠农女(重生) 穷小子的科举功名路 我给女主当继母 铁雪云烟 我在开封府坐牢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异世独宠:神医娘亲萌宝贝 前方高能
生随死殉 藕香食肆 - 生随死殉txt下载 - 生随死殉最新章节 - 生随死殉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